拷问底线 有多少原罪可以原谅?

2019-02-09 12:36

拷问底线 有多少原罪可以原谅?



  2011年12月28日晚间,蒙牛公司官网遭黑客入侵,被黑时间持续一个多小时。自称为“SIT小组”的黑客留言称蒙牛为“民族的耻辱”。

  事发后,蒙牛危机公关的速度不可谓不迅速,甚至很高效:被曝光次日,为其不合格产品一天之内两度致歉,并称将封存和销毁全部问题产品。

  不过,蒙牛官方对出现问题产品的解释,却真正暴露了一家企业是否在骨子里认识到了错误,是否真正有反思的勇气。

  “造成不合格的原因是当地个别牧场的一批饲料因天气潮湿发生霉变,使得奶牛在食用这些饲料后原奶中的黄曲霉素超标”,蒙牛最后把问题归咎于天气和饲料。难怪有评论一针见血地指出,“草不能说话,老天爷更不能开口说话,这责任推得好牛”。

  在谈到霉变饲料及问题奶源的来源时,蒙牛官方态度模糊,给出了“暂时无法追查”的答案。

  知名企业竟然没有原奶记录?资深乳业观察人士王丁棉很质疑这种说辞的逻辑。他介绍,中国大中型乳制品企业都已建立完善的可追溯体系。每一批次原奶从哪里收来、用的什么饲料、生产什么产品都有详细记录,不可能查不到。“问题是要知道饲料到底是哪里来的,是自家的牧场还是来自农民,如果是来自农民,那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些都要查清楚。”王丁棉在接受采访时称。

  “查不到”也许不是客观的结果,而是主观的意愿吧。按照蒙牛给公众的逻辑:如果果真是养殖环节出了问题,那么在乳制品中致癌物质超标的,可能就应该不止蒙牛一家吧。

  这样的思路几乎与三年前发生三聚氰胺事件时的公关路数如出一辙。当时,坊间听说过一个乳业危机公关的段子:如果大家都有事,那就是都没事。

  回溯到三年多前国家质检总局等机构通过央视公布三聚氰胺毒奶粉涉企名单时,从全国性乳业三鹿、伊利、蒙牛、光明、雅士利、圣源,到地方性品牌上海熊猫、山西古城、湖南南山,纷纷上榜。事后有多家涉事公司公关人员私下向记者感慨,当晚守在电视机前看到这份大名单时,感觉真是松了口气,原来大家都有份啊。

  从2004年的安徽阜阳假奶粉事件开始,公众对中国食品安全产生严重的信任危机,到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信任危机达到极致。此后,乳业的特仑苏事件、性早熟奶粉事件,双汇的瘦肉精事件,饮料企业的塑化剂事件,地沟油、染色馒头、西瓜膨大剂、骨汤勾……在“质量与安全”这样的老问题上,公众看到的是,中国企业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

  有多少原罪可以原谅 拷问底线有多少原罪可以原谅? 撰文/贺文杨柳 资本不会为企业的过错长期买单。但是,犯错的企业可以同样健忘而迅速地自我原谅吗? 资本可以用脚投票,我们该怎么办? 由于产品被检出致癌物超标,蒙牛乳业在香港联交所的股价接连三天跳水,比如2011年12月28日蒙牛乳业股价重挫24%,一天之内市值蒸发111亿港元。看空......